NEWS CENTER

新闻资讯
展开分类
收起分类

XREAL创始人徐驰:AR眼镜将在未来10年内逐渐替代手机成为元宇宙重要终端市场

2024-01-27 16:55:04

徐驰是80后,在AR领域是年纪比较小的创业者。他博士出站之后首先去了英伟达,在此之后,选择加入了当时看来比较小众的赛道:一家AR领域的创业公司Magic Leap。再之后,徐驰从这家公司离职,回国创办了XREAL(前身是Nreal),主要产品是AR眼镜。

2022年,AR设备领域,尤其是AR眼镜、头戴式一体机蓬勃发展,资本对此的关注度也高居不下。典型事件是国内一体机的头部企业Pico被传以170亿元的价格被字节收购。但随即,ChatGPT横空出世,XR硬件领域开始沉寂。

徐驰经历了这个市场的起伏,依然对行业满腔热忱。但他认为,这个行业的“iPhone”时刻还没到来,Vision Pro也一定不是那个iPhone Moment。他在采访中表示,这个时刻或许会在5年左右到来。在此之前,需要的是耐心。

徐驰说,他在创业初期就明白,XREAL选择了一个广阔的行业赛道。“我们认为这个赛道拥有巨大的潜力,预期将在未来10年内逐渐替代手机,成为一个重要的终端市场。”

XREAL创始人徐驰 图片来源:公司供图

从英伟达、Magic Leap跳槽创业

徐驰表示,到了英伟达工作之后,发现这里的工作可能不会有他想象中的有挑战、有趣。

“半导体行业是重资产投入,所以其实工业界是领先学术界的,同样本身硬件相比软件,迭代也会慢一些,属于慢行业。所以待了一段时间,我觉得在英伟达的工作内容可能不会特别有趣,特别有挑战。”因此,徐驰开始搜索一些“快行业”,最好这个行业还存在“学术界领先工业界”的一些“时差”,他选中了AR公司Magic Leap。

Magic Leap成立于2011年,是一家位于美国的AR公司,致力于为用户提供虚拟和现实的混合体验。就在今年1月,Magic Leap宣布获得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独家注资的5.9亿美元。

徐驰对这场面试记忆犹新。“Magic Leap是唯一一个我在面试的时候让我签保密协议的。我在面试的时候,Magic Leap没有告诉我他们要做什么,但我遇见所有的人,第一非常优秀,第二充满热情,他们‘眼中有火’,你会觉得他们一定是在参与一个非常牛的项目,且他们觉得他们能改变世界。然后我就觉得这事儿太有意思了。”

徐驰讲到这里也兴奋不已,他说当时有去大公司的机会,但“那些公司永远可以去,这个公司的机会可能这个阶段就这一次了。”最终徐驰选择了Magic Leap,这也给后续徐驰的创业埋下了伏笔。

徐驰是个喜欢挑战,喜欢被新鲜信息浸泡的人。他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去Magic Leap的前半年是一个认知不断被冲刷的状态,“那个感觉特别棒”,他也就是在这个时刻对这个行业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信念:这件事一定是下一个计算终端,一定是改变行业、改变生活的设备。

徐驰通过黑莓手机与苹果手机的类比来描述这个变化:黑莓的快速崛起来源于它的创新,它曾经一度在智能手机这个领域占到了美国市场份额的48%,也是发展最快的一个巨头。但黑莓在iPhone推出之后,“(市场份额)以一个近乎夸张的方式坠毁”。

“我远远地见证了那个时代对世界的改变,但是这个时代,我们可能有机会近距离见证和参与,甚至有可能带动这样一个改变,那为什么不去做呢?”

XREAL6年:AR创业有门槛

XREAL成立之后步伐很快。在一开始,徐驰坚定做面向C端(消费端)的产品。

两年内,XREAL研发出了第一款原型机硬件,并借此在2019年CES(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)上夺得“最佳初创科技公司”;2020年的CES,XREAL推出了nebula软件系统,系统致力于AI数字化世界与真实世界的融合。同年,XREAL与韩国LG U+达成首个商业化合作,将轻量化的AR眼镜连接到手机。

据XREAL提供的数据,其市场表现也很亮眼。徐驰表示, 2022年,公司推出的Air系列市场占有率在Q3达到了惊人的50.9%。他同时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虽然2023年的市场有所收缩,但XREAL2023年与2022年相比仍实现了近3倍的增长。

这样的成绩一方面得益于“生而全球化”的布局。2020年开始,XREAL选择与海外运营商合作,之后,XREAL的产品上线亚马逊等线上平台。在2022年之前,除了中国之外,XREAL主要在美国、日本等国销售,2023年10月拓展了欧洲市场。徐驰说,海外运营商的背书会让品牌听起来不是“山寨”品牌,而产品在亚马逊出现的时候,XR领域的KOL通过评测,当产品超出预期,这个产品就会快速传播。XREAL上线亚马逊之后,基本霸住了亚马逊在日本、美国、欧洲的智能眼镜的品类,有些时候甚至可以在整个消费电子“拥有姓名”。

但AR的热潮总是一阵一阵。这个领域的创业者经历行情起伏。当去年AI大模型横空出世并整个一年赚足眼球时,AR显得有些沉寂。2023年下半年,国内元宇宙玩家基本都在收缩队形。

徐驰对行业起伏比较坦然,他表示,任何行业火了,都会有一些新人快速进来,试了试发现不对,再立刻去作收缩和调整,这是一个正常的商业逻辑。

他认为,就创业机遇来说,现在创业的感受难易程度跟移动互联网的黄金时期相比,还是比较不同的。“移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其实是遍地开花的状态,那个时候一定比现在容易得多。今天这个行业门槛其实是蛮高的。反而我觉得门槛高才是常态。”

“最后你会发现,活下来的企业,成功的企业都是坚定、长期且深扎的企业,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是这个样子。”徐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

大模型虽然来了,但行业依然充满机遇

今日(1月19日),苹果Vision Pro开启预售,2月2日正式发售,这个消息给2023年有些沉寂的XR市场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事实上,AR设备在2023年遇到低谷,整体设备销量也在下滑,据《 2024中国AR眼镜行业市场前瞻与未来投资分析》报告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,2023年中国AR/VR市场的全渠道销量为17.8万台,同比下降51.2%。

这样的一年没有让“长期主义者”徐驰打消热情。他坦诚表示,目前行业还处于前半程,“iPhone时刻”还没出现。首先在供应链上,AR领域就需要时间。

“苹果当时的一些创新其实是带动了产业链上游的核心供应商,帮它再去优化、降本,再去把链条都打通,其实这件事陆陆续续到最后,花了接近5年的时间。我们相信历史在重演这个过程时一定会被缩短。”徐驰说,AR领域供应链并没有“已经成熟”,这需要先行者共同开拓,也需要时间。

VR未来增长空间巨大。《报告》也同时指出,预计到2026年,全球AR/VR市场的投资规模将增至747.3亿美元,其中,中国市场投资规模将达到130.8亿美元,占全球总市场的17.5%。此外,2025年中国AR眼镜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。

今日苹果Vision Pro开始预售,徐驰认为,这标志着AR领域开始有了消费类行业巨头主流玩家的进入。苹果带给AR赛道新的机遇,也给了玩家们一些危机感。

徐驰说,从苹果Vision Pro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,至少做了两件事,第一,Vision Pro会把AR/VR的显示质量带入到一个新标杆。第二,苹果将引入一些全新的交互,并让这些交互快速迭代到市场认为的成熟阶段。徐驰说,这两件事都会帮助这个行业快速起来。但他仍然认为,Vision Pro不是苹果极致剪裁风格的产品。“我会认为Vision Pro更像是某种程度上苹果的一个面向开发者多于消费者的一个产品,我觉得这个产品是苹果的一个开端。”

巨头的加入也让行业更加笃信,“iPhone时刻”会到来。徐驰表示,“我觉得2025年、2026年会是iPhone Moment出现的那个年代,我们要在那个(到来)之前做好准备”。

每日经济新闻